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 资讯 | 访谈 | 人物 | 拍卖 | 陶艺DIY | 紫砂艺术 | 陶艺知识 | 陶艺论文 | 说陶论艺 | 工业陶瓷 | 陶艺工作室 | 陶艺展览 | 征稿 | 嘿!陶艺 |
 当前位置:新陶网 -> 工业陶瓷

TOP

中国名瓷耀州瓷发展现状调查
[ 录入者:admin | 时间:2011-08-09 12:47:36 | 作者: | 浏览:2455次 ]
“中国”和“陶瓷”两词在英文中拼写和读音同为china的稀有现象,说明早在西方人眼里,瓷器就是中国的代名词。而今,中国仍是陶瓷生产大国,产量稳居世界前列。2009年,潮州陶瓷产品年产销超过200亿元;“瓷都”景德镇总产值突破百亿元大关。比不上中国传统陶瓷优势的美国,却另辟蹊径在先进陶瓷产业中闯出一番天地,2003年就超过110亿美元。既然陶瓷业在世界市场上都大有空间,而有着“宋代刻花青瓷首冠”美誉的耀州瓷,为何总是沉寂于博物馆的陈列之中?据悉,2009年耀州瓷产地—铜川陶瓷产业年产值1.8亿元,仅占全市规模以上企业产值的0.92%。

金字招牌不能只供在博物馆里

                ——中国名瓷耀州瓷发展现状调查
  2月22日,远远的几声犬吠,惊醒了睡梦中的陈炉。缓缓驶进这淡
墨画卷一样古朴的小镇,罐罐垒墙、瓷片曲径、瓷碾场院……眼前依
稀浮现出“炉山不夜”的繁荣。
  绕小镇走上一圈,未见一户卖陶瓷的人家。
  这就是目前耀州瓷的主要产地。
  打问了十几户,终于找到一位至今仍从事“耀州瓷”制作的师傅
——陈和平。“现在镇上也就剩20来家大大小小的耀州瓷生产厂,像
我们这小作坊也就维持生计。”陈和平深深地叹了口气,“年轻人愿
意到外地打工,也不愿意学这手艺。”

                  耀州瓷不受欢迎了吗?

  拥有金字招牌的耀瓷,不仅是“陕西制造”,也是“中国制造”。
  1977年,陈炉陶瓷仿制耀州青瓷获得成功,使得失传已久的北宋
耀州窑青瓷重放异彩。
  “那是耀州瓷在近年最繁荣的时期,西北五省用的瓷器基本上都
是从咱陈炉烧出来的。”当时在陈炉陶瓷厂做工人的铜川市陶瓷协会
理事长郭育民回忆道。
  由于70年代处于计划经济时代,产供销完全按照计划来调节,耀
州瓷在这种经济模式下经历了衣食无忧的殷实,并且由于粗瓷的厚实、
耐用,耀州瓷几乎垄断整个西北地区的日用瓷市场,而当时的陶工也
享受了只专注耀州瓷工艺仿制与创新的快乐。
  “市场经济之后,特别是进入20世纪90年代,虽然耀州瓷产品质
地优良,釉色清秀,但因现代人喜好细瓷,耀州瓷逐渐走向了下坡路。
”耀州窑博物馆副馆长孙晓锋分析。
  耀州瓷的衰落在陈炉镇表现得最为显著,由于需求大幅下降,陈
炉陶工一波一波下岗,积货过多让一些瓷厂无法正常生产,车水马龙
的陈炉安静了些许。
  “这不是说耀州瓷不受欢迎了,像八九年前,我们在广州博物馆
做展销,产品有多少就卖多少。可展销会一结束,我们一撤走,没人
介绍产品,一件都卖不动。”孙晓锋淡淡一笑。
  其实,耀瓷走下坡路主要指日用瓷需求量的缩减。销路不畅也并
不仅仅因为国人的喜好发生变化,更重要的是整个产业链中的环扣没
有真正的排好队。就像近年国内特别畅销的建筑瓷,铜川也有,可20
09年墙地砖仅有720万平方米的产量。
  “整个陈炉镇有20多家瓷厂,包括工艺瓷、日用瓷、复古瓷等,
有生意特别好的,也有仅维持的,像有些刚开的日用瓷厂生意还不错
呢,关键在于咋经营。”陈炉镇的一位姓崔的大姐如是说。  
     
                   各自为阵  自生自灭

  “耀州瓷目前主要是作坊式生产,这种各自为阵的经营方式,造
成的是品种千篇一律和无序竞争。”郭育民使劲摇了摇头。
  在2009年铜川陶瓷产业发展主要数据一览表中显示,企业户数30
户,按性质划分国有、集体6户,有限公司9户,个体私营15户。
  “大大小小的陶瓷厂都是大而全或小而全,没有专业化分工,没
有正常的产品推介宣传,没有能力引进人才,更严重的是无序竞争会
造成产业的恶性循环。”郭育民补充道。
  他讲了这样一个故事,铜川有一位分管陶瓷产业的副市长做耀州
瓷产业调研,到了钟楼底下,他就问倒装壶多少钱一个?卖瓷器的回
答说,10块。这位副市长一听气得扭头就走,卖瓷器的人以为他嫌贵,
还喊叫着说你别走呀,十块,再送你一个公道杯。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市场经济博弈中,单打独斗意味着势单力薄、
自生自灭。
  陈炉镇的陈炉民间工艺瓷厂,据说是当地生产规模最大,生意最
好的工艺瓷厂,厂长王战军自豪地说:“从来没考虑过销路,来我这
买瓷器的都是回头客。”不过,王战军的回头客也是政府举办历界陶
瓷文化节等活动吸引到的顾客,还是那句话:酒香也怕巷子深。
  如果再回头算笔帐,按照陶瓷业作坊生产的怪现象:一个人一年
的产值都不会超过3万元来计算,哪个作坊有实力会大张旗鼓作推介或
不拘一格引进人才?
  于是,基本错位的“产供销”带来的是,闭门造车,得过且过,
这也自然就形成了畸形的产业链。如果有一天销售市场出现了突然大
逆转,不知道那时的陈炉镇还能留存几家耀瓷作坊?
  不过,陈炉镇的陈和平倒是总结了各自为阵后的经营诀窍:“我
做复古瓷的,把握物以稀为贵的原则,什么畅销我就不做什么,效果
还不错。”
  事实上,耀瓷的分散经营带来了生产的机动灵活,但同时也注定
这种无规模化生产带来的产业发展局限。试想,如果耀瓷的产量都做
不起来,何谈在产业上发展?

               政府有形手在如何调控?

  铜川在2007年编制的《铜川市陶瓷产业发展规划》中分析铜川陶
瓷行业的发展现状、发展优势、发展定位,并细化到截至2020年三个
阶段的主要工作,提出了2020年陶业总产值260000万元的目标。并且
市上承诺,只要有好的陶瓷发展思路,政府会马上投钱。而结果是2009
年总产值18000万元,仅比规划中的2007年多出6000万元,显然远远未
完成预期的发展规划。
  “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耀瓷从业者
说,“钱、人、项目,这三个方面的工作好像都做,听到耀瓷传承无
人,就去解决人的问题;听到要引进项目就建陶瓷工业园区,听到缺
少资金,就赶紧投钱,但均无果而终。”
  不过,铜川近年在重振耀瓷业的投入上是绝对的慷慨解囊。先是
投资100万元在陈炉建职工培训基地,又在铜川的大学课堂开设陶瓷
班;在印台区建铜川陶瓷产业园区,占地4平方公里。在铜川新区建一
个预计投资24亿元的大唐国瓷园。
  再看看出产钧窑的河南神后镇。据了解,这里家家都学陶艺,家
家都做陶瓷,天下陶瓷都有,整个镇上琳琅满目,异常红火。政府会
把1000个陶瓷从业者派出一半做销售,培训几百名陶艺工艺大师。为
引进人才,当地给外来的陶工开出给10亩地、50万元,另加三年不收
管理税的优厚条件。
  因此,作为政府应还是先从两方面着力:一是出台有力政策,诱
导产业规模化发展。二是陶工专业化培训,为规模化经营储备人力。
然后,再思考如何迈出耀瓷产业发展实施的第一步。   
          
                   大概念中寻求大思路

  “如何发展耀瓷产业?我们这些从业者一直在苦苦思索这个问题,
可是,耀瓷需要用手工刻花,又不能像景德镇瓷器直接上机械化流水
线,产业发展突破口很难找。”孙晓锋说。
  提起耀州窑,人们立即会想到那令人心醉的刻花倒流壶、公道杯、
倒装壶、良心壶、凤鸣壶……这些外形古朴,釉色温润晶莹,造型独
特的艺术精品尽显耀瓷在宋代鼎盛时期的辉煌。而瓷器上的装饰手法
以刻花、印花为主,刀锋犀利遒劲,线条流畅奔放,体现了耀瓷制作
的最高技术。
  不过,任何品牌都一样,是一种识别标志、一种精神象征、一种
价值理念,是品质优异的核心体现,培育和创造品牌的过程也是不断
创新的过程。
  对于耀州窑,1979年版《辞海》注:耀州窑,宋代著名瓷窑之一,
窑址在今铜川市黄堡镇附近,宋代属耀州,故名。
  耀州窑瓷器即耀州瓷。后世将具有耀州瓷特征的瓷器皆称耀州瓷。
在铜川陈炉陶瓷厂试制恢复耀州瓷获得成功,来自全国各地的陶瓷界、
考古界、美术界的专家、学者皆因其质量上乘,“仿佛北宋耀州青瓷”
,建议扩大生产。因此,世人亦将铜川地区新生的青瓷器以耀州瓷呼
之。例如,铜川的电瓷、墙地砖、玻璃瓦、特种瓷等都要归于历史大
品牌——耀瓷麾下。
  “狭义的耀瓷概念已经不适合新的时代要求,只要是从耀州及其
周边新生的瓷器,统称耀州瓷,这样更容易给市场化经营的新陶瓷产
业形式予以补充。”郭育民解释。
  正如陕西科技大学教授、耀州瓷研究专家所说,一个产业,一个
企业,要讲规模效益,要多元化发展,要与今天人们的生活方式、审
美情趣接轨,不是靠过去古人创造的声誉和一个现在的绝活就能带动
的。这就如同手工刺绣与丝绸织染,仅靠刺绣绝技我们今天的丝绸可
能主要得靠进口了吧。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要保留、要发展,同时也
要创造今天的民族文化。一味地模仿,将留给后人什么样的陶瓷文化?

            耀瓷文化产业和耀瓷产业的互促双赢

  耀州瓷具有经济和文化双重属性。耀瓷震古烁今,成为当地的金
字招牌,即便是在耀瓷产业发展一蹶不振的今天,陈炉古镇也做足了
耀瓷文化的文章。
  先是隔两年举办一次陶瓷文化节,除了观赏,在镇上还可亲身体
味“窑火千年不绝”的陶艺。并且,政府在镇上的显著位置绘制了旅
游线路图,又制作了非常漂亮的路标;还对小巷进行水泥路面硬化;
建设陈炉耀州窑博物馆;修复古泥池、维修古民居……
  “只有把旅游做起来,产品才好卖,才能增加从业人员的收入,
看到能挣钱了,外出打工的人就会回来。”陈炉镇镇长说。
  “做强耀瓷文化产业,给耀瓷产业注入无形品牌资本,有利于构
筑起支撑建设新型工业城市的产业集群;做强耀瓷产业,有利于弘扬
耀瓷文化、打造铜川文化品牌。”郭育民说。
  而对于耀瓷产业,陕西科技大学王芬教授提出,结合地区的资源
优势、人才优势、地理优势、文化优势等,多元化、规模化发展陶瓷
业,而不只是艺术瓷一枝独秀;以优惠政策吸引国内知名企业在当地
建厂,从生产、管理、标准、经营方式到经营理念等多方面产生示范
作用,以高起点的龙头企业带动中小型企业甚至家庭作坊全面发展;
以优惠政策吸引陕北等地煤、油业闲置资金注入陶瓷业,或以联营方
式解决财力、人力、管理方式等方面的不足。
  因此,无论是耀瓷文化产业还是耀瓷产业,都处于起步阶段,只
有把两条产业链中的“钱、人、项目”三方面长线恒力地操盘,才能
点亮耀瓷绚丽的发展之路,进而把做大做强陶瓷产业,作为落实省委
书记赵乐际给铜川提出的加快建设以现代建材业为主导的新型工业城
市的突破口。

    链  接:
  耀州窑,在今铜川市的黄堡镇,它包括陈炉、立地坡、上店、玉
华宫等窑址。铜川旧称同官,宋时属耀州所辖,窑以州名,耀州窑之
名由此而得。
  自唐代开始耀州窑就生产陶瓷器物,品种有黑瓷、青瓷、白瓷和
三彩陶器,到北宋时更是进一步迅猛发展,在漆河两岸瓷窑密布,《同
官县志》以“南北沿河十里,皆其陶冶之地,所谓十里窑场是也”,
来形容当时窑业的兴旺发达。
  随着制作水平的提高,耀州窑由唐代多品种而转向以生产青瓷为
主。器物造型除盘、碗以外,有瓶、罐、壶、盆、灯、炉、枕、香熏、
执壶等。这时不仅器物的种类丰富,而且葵瓣、多折等造型难度较大
的形制,也能做到规整。而青瓷胎质灰褐,釉色青如橄榄般的绿色,
有的器物边缘还呈僵黄色。在装饰纹样的题材上也比较丰富多样,大
自然中诸多为人们所喜爱的花草、鱼虫、飞禽皆反映在纹样之中。
  耀州窑青瓷所采用的刻花装饰,于北宋中期进入全盛时期,与此
同时,青瓷上的印花装饰在这个时期也开始出现,到晚期印花则成为
主要装饰手法。印花是把印模上的纹饰印在坯体器面上。印花装饰均
施加在碗、盘、洗等圆器的内壁,大多非常规整,布局也很严整,讲
求对称。
  耀州窑的烧造工艺和装饰技法,对全国各地的影响较大,除陕西
境内的一大批窑仿烧外,它的技艺还传到河南省的临汝、禹县、宝丰、
内乡等窑,传到广东的西村窑、广西的永福窑,形成了以黄堡镇窑为
首的一个庞大的窑系。
                                      (本报记者  杨  静)
72
[上一篇]陕西铜川以壮大耀州瓷为契机实现.. [下一篇]没有了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广告服务 | 意见反馈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 版权说明 | 招贤纳士 | 友情连接 |
艺术总监:杨志 技术支持: 流水设计
2004-2010 新陶网 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西安含光路南段100号西安美术学院教务处 邮编:710065业务电话:(0)13572186216联系邮箱:xiketaoyi@yahoo.com.cn
Copyright@http://www.newtaoy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6043009号 核心程序: PHP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