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 资讯 | 访谈 | 人物 | 拍卖 | 陶艺DIY | 紫砂艺术 | 陶艺知识 | 陶艺论文 | 说陶论艺 | 工业陶瓷 | 陶艺工作室 | 陶艺展览 | 征稿 | 嘿!陶艺 |
 当前位置:新陶网 -> 紫砂艺术

TOP

紫砂定芳菲
[ 录入者:admin | 时间:2009-01-24 17:32:37 | 作者:周定芳 | 浏览:1781次 ]

主持人:在今天的节目当中,为大家请到了一位嘉宾,那么要谈到这位嘉宾呢,我手中有她的一本作品集,在作品集的扉页当中,发现了一段文字,我们一起来分享一下。在这段文字当中,这样写到“我是地道的宜兴人,从小就在妈妈的泥凳边玩泥巴,在厂区的缸瓮罐盆中捉迷藏,在熊熊燃烧的古龙窑边捡松枝”。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写实的写法,而且我觉得在这样的文字当中,我能感受到我们这位嘉宾她从小就对我们紫砂非常的感兴趣。那今天我们请到的这位嘉宾呢就是,我来介绍一下,她是国际陶协会员,中国陶协会员,中国雕塑会员,曾经担任美国路易斯安纳州大学的客座艺术家。好了,赶紧请出我们今天的嘉宾,我们的周定芳老师,周老师,您好。

周定芳:你好,主持人好,亲爱的听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那其实我觉得周老师给我的第一印象,她非常的温柔,而且为了做节目,我们去拜访了一趟周老师,去了你的家里。走进你的家中,非常让我惊讶,她的家里就像一个艺术宫殿一样。包括她的一些摆设一些小挂件,还有她的一些书罐,真的让我感觉像进入了一个艺术宫殿一样,我觉得我们周老师平时生活可能就是这样一个细致入微的人。是吧?

周定芳:是,是,谢谢夸奖了。

主持人:刚刚我在节目开始朗读的这段文字是你自己写的,是吗?

周定芳:是,对。

主持人:你是出生于制陶世家。

周定芳:对,因为我父母亲,都是陶瓷单位的工人。所以我从小就在这个环境当中,在陶瓷单位缸瓮当中,摸爬滚打中长大的。

主持人:所以从小这个环境啊就是让你觉得这个泥巴一点都不陌生,因为从小的时候你就在泥巴里面长大。

周定芳:对,从小就在捏那些泥人啊,小手枪啊小汽车这些,还有小朋友玩的那些都是记忆犹新的。

主持人:是的,周老师,您和我说过啊,你有男孩子的性格,小的时候就是这样?

周定芳:对,我小的时候比男孩还要调皮,所有男孩子能玩的东西我都能玩。包括像弹蛋子啊,当然女孩子玩的东西也是一流的,跳皮筋啊踢毽子,反正都是挺厉害的。小时候挺调皮的,性格上有男孩子的那种外向的调皮,但是又有女孩子那种内向,有时候不会讲话,有时候一讲话呢就收不住。

主持人:双重的性格。

周定芳:对,可能就是有些双重的性格。

主持人:所以说我觉得双重的性格可能对于您以后,艺术创作方面,可能也会带来很多的帮助。

周定芳:我想是的。

主持人:那小的时候,童年的生活无时无处跟着陶缸,陶盆,壶都有联系啊。您在您的文章当中也写,眼睛里望到的都是陶。

周定芳:对,因为小时候我家里盖的毛房旁边有个院子,也都是用那些破缸破罐搭起来的。用的那些脸盆洗脚的盆啊也都是陶瓷单位里的水缸。所以说小时候无时无处不接触那个陶。看到的都是陶,接触的都是陶,所以对我的成长非常大的影响。

主持人:那其实在您的艺术生涯当中,经历了很多的重要的时期。我刚刚跟你说到的童年时期,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期。因为很多人以后的选择都跟童年的记忆是有关系的,而我们周老师的童年的记忆就是和泥巴和陶瓷有关系,她长大之后,就自然而然的选择了紫砂创作,其实在您的艺术生涯当中,您还有几个非常重要的时期,包括您后来从师拜师学艺。

周定芳:对,对,我从事紫砂,当然刚刚说的小时候的坏境,对我以后从事紫砂从事创作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另外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因为我从师徐秀棠老师,因为徐秀棠老师把我领进紫砂艺术大门,所以才有了我真正开始紫砂创作的开始。

主持人:跟徐大师学习的时候,大概几几年的时候?

周定芳:大概在1984年的时候。

主持人:当时您多大啊?好小吧。

周定芳:大概二十岁左右吧。

主持人:很小的,豆蔻年华。跟老师学,我觉得那时候很枯燥的吧?

周定芳:对,非常辛苦,但是这种辛苦是我自己要求自己这样做。因为我当时虽然小,但是我觉得就是跟了一位这么好的老师,我如果自己不把握,不好好学习不勤奋不努力工作的话,就等于浪费了,把那么好的师父浪费了。所以在那时候,跟师父开始学,自己就暗暗下决心,我自己一点要好好的把握这个机会。这是人生非常幸运的一个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把握。

主持人:主要当时您觉得这个老师真的是非常优秀,跟他学是一种幸运。

周定芳:确实是非常优秀,因为徐秀棠老师在我们紫砂圈当中,就现在来讲,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一位真正的文化人,他是在紫砂里面做文化的,为此呢他著书立说,陶艺雕塑都是一流的,然后呢还有篆刻,包括诗赋书画他都无所不通,所以在紫砂圈里,在老一辈大师里面,我想是绝无仅有的,所以跟到了一位这样的老师,我真是三生有幸。

主持人:看来我们周老师对徐大师,一种师生之情,我觉得还是非常深厚的。

周定芳:对,是我的恩师。

主持人:我看了一下,在您的这本作品集当中,您还收集了您刚刚跟徐大师学习时的作品。包括像老寿星啊,还有临摹师父的作品,煮酒论英雄。当时的作品非常的中规中矩,因为还是刚刚开始和师父学,是吧?

周定芳:因为这些作品有的都是我自己利用节假日,自己偷偷的临摹的,因为在班上,它要赶任务啊,或者师父规定的一些你要完成之外。这些东西就等于利用休息时间完成的。

主持人:我发现里面有一张照片,是1985年的时候,您在南京玄武湖进修时候拍的,好小啊。那时候就像一个小丫头一样啊。85年的时候您一个作品啊,长城壶,当时就被您当时的授课老师,潘春芳打了90分的高分啊。

周定芳:对,这是我的结业创作,当时是潘老师打的90分。

主持人:我想当时您不过20出头吧?

周定芳:21。

主持人:花一样的年龄,那后来在师父的指导下,您就是从84年到88年之间开始了仿生的作品。这个仿生的作品也是跟徐大师学习嘛?

周定芳:对,在师父的指点下,我做了一些竹笋啊像鱼虾啊像乌龟啊荷叶啊,这一类仿生小品,主要是摆件。

主持人:对,是的,然后您在仿生作品之后,在87年的时候,您随着您的师父调到了紫砂二厂,为什么呢?师父走到哪里,你就走到哪里。

周定芳:那是当然了,因为当时师父被紫砂二厂的史俊棠厂长看重,然后邀请他去,那我当然作为徒弟嘛,师父到哪里,我肯定要跟到哪里,后来师父到了紫砂二厂之后呢,就积极创建紫砂雕塑的紫砂二厂分厂,因为当时师父身边没有太多的技术人员,不是太多徒弟。当然我是比较重要的一个,所以就成了他比较得力的助手吧。

主持人:我觉得在这个时间段里,87到89年的时候,你就是创作组的组长了,很年轻啊那时候。

周定芳:对,当时聘请我为创作组组长。

主持人:但是我觉得那时候您的作品和刚开始学的时候,两种感觉了。

周定芳:对,这个是传统的紫砂雕塑,比较大型的。

主持人:我觉得您那么娇小,能做大型的嘛?

周定芳:那当然。一定行。年轻嘛!

主持人:那时候应该还是受你师父的影响比较大,您的传统的雕塑当中,有很多他的影子在里面。

周定芳:对,因为我师父是紫砂雕塑第一人嘛,我在他的指导和帮助下,也创作了一些传统的大型的雕塑。这些雕塑正因为当时港台地区比较需要,有好多客商来订。你只要有做出来,他们就订购了,等于像抢的样子,因为那时候紫砂圈确实是很丰盈。

主持人:刚刚我们说到了,就是周老师啊,早期从事紫砂创作的几个时期。童年时期,从师时期,然后随师父调到了紫砂二厂,您的作品也是日趋成熟。但是我觉得最最关键的,您的作品包括艺术生涯的转折期啊,还不在这些时期当中,而是您的一个作品问世之后。您的整个艺术生涯有了新的亮点,这个作品叫什么?

周定芳:叫“竹报平安”。

主持人:我没看过周老师作品的原型啊,我只看到图片,当我一看到竹报平安的图片时,我就觉得非常奇怪,因为周老师是位女性,而她的竹报平安的整个设计都非常大气,然后其中一些轮廓都有飘逸的感觉在里面。而且竹报平安在您整个艺术生涯当中,它占有一个很大的意义。

周定芳:对,我做茶壶的契机就源于竹报平安,真因为竹报平安从设计到酝酿到真正做出,它有一个很长的酝酿时期,因为当时我们只做雕塑,没有想到做茶壶,因为我们的工作就是做雕塑。那怎么会想到做茶壶呢,有好多人也问过我,我当时做一些仿生的小品,也做一些像竹子的摆件,竹笔筒啊,竹挂壁这些东西。然后做出来之后呢,好多人看了都觉得太好了,太像竹子了,简直就是无法区别是真是假,等于在这种评价声中,我突然有个灵感,能不能把这个东西变成一把茶壶呢,就是利用紫砂绿泥这种泥巴,特别像竹子的这种泥巴,来做成一把壶,所以在我脑子里先有这个想法,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我就像你要做一把真正与众不同又要有个性,有自己的想法,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因为本身我以前没有做过茶壶,就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我画了好多图纸,做了好多泥稿,用泥巴先去捏这个造型,怎样来表现,怎样来做,等于自己慢慢摸索,等于经过几十次做样稿,终于在一个突发的灵感之下,我想到那样去表现。那样去把造型做出来。所以当时这把茶壶做出来之后,确实引起好多老师,师父,同行的称赞,包括厂里的厂长,他也是给予了大力的宣传,高度的肯定。当时清华大学张守智老师,看到了之后,他就说,这个茶壶打破了宜兴传统的框框,把宜兴茶壶引领到新的境界。

主持人:所以这把茶壶的话,当时一经问世,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据说当时茶壶出来以后,有很多仿制您的竹报平安的壶,对不对?

周定芳:对,因为这个茶壶之后呢,我又陆陆续续创作了几十种甚至上百种竹子茶壶的造型,太多了。而且评价也太高了,所以一下子引来好多模仿品,包括像在我原先身边工作的好多同行,也在陆陆续续的做这些东西,后来包括在农村啊窑上啊,太多太多了,成千上万可以说。

主持人:所以我觉得这把壶的话当时应该说,刚刚我们周老师也说过嘛,我们张守智老师对她的评价就是,跳出了宜兴传统的框框,与众不同。也成为你事业上一个很大的转折点。

周定芳:所以从这把茶壶之后,等于给了我一个创作的更大的动力,所以我在这个基础上,陆陆续续又创作了一系列的,包括添砖,一线牵,小屋春秋等等。

主持人:而且您的壶从传统的风格转到了另外一个时代,叫新陶艺时代。

周定芳:对,新陶艺紫砂时代。因为这种作品它首先是要有雕塑的基本功,然后你要有写实的基础,再包括你现代陶艺的观念,贯穿在陶艺作品当中。它呢又要运用到宜兴传统的制壶手法,所以它就全部包含在里面。

主持人:所以我觉得竹报平安这个壶对您影响非常非常大。刚刚我们聊到的就是,周定芳老师几个重要的时间段。周老师是一个非常直爽的人啊,而且从她的作品当中你可以看的出来,她的思维是非常细腻的,刚刚我们说到您的作品经历了几个时间段,然后在竹报平安之后,您的作品啊开始倾向于新紫砂陶艺。有这样一个,说法,对吧?这个说法是您自创的呢还是别人给您定义的呢。

周定芳:对,差不多是自己给自己的定位吧。因为它有别于传统紫砂,所以就冠以新紫砂,但是它有陶艺的性质在里面,所以叫新紫砂陶艺茶壶。

主持人:是这样的,所以说新紫砂陶艺还是以传统为基础的,但是在创作当中它又有新的元素在里面,其实在周老师的作品当中就不得不提到您的另外一件力作,应该是一种风格的力作。就是您的皮包壶,是您的首创对吗?

周定芳:对,皮包壶和竹报平安壶都是我的首创,我的原创。因为当时这两种作品创作出之后,影响非常大,因为那些港台那些收藏家都非常喜欢,因为比较特别。从来没有人想到去这样做,在紫砂上面这样去表现过,所以给人有特别强的冲击力。

主持人:您是怎么会想到,用皮包的形式来展现的呢?

周定芳:可能跟我们丰富的宜兴紫砂泥有关系,因为紫砂泥当中有好多种泥的颜色包括紫红色,紫色,黑色,黑紫,太丰富了。正好运用天然的颜色来制作出你想要的质感,皮包的质感。效果真是非常明显。

主持人:而且我发现您的皮包壶做工非常的细啊,它上面的针脚都能看得出来。

周定芳:对,主要就是我独创的针脚,宜兴陶艺节上,我把它拿出来展览,有好多人都无法想象,这个东西是怎么弄出来的,这个针脚还是用缝纫机一针一针缝上去的,好多人无法想象,也有好多人私下来问我。因为当时我也是在偶然的制作过程中,偶然发现的,然后我就等于是一个灵感,然后我就想,这个效果用在皮质上,效果肯定特别强,所以我后来就先赶紧到店里买皮包,先把皮包的质感做出来,然后再用缝的针脚,一针一针缝上去,就是这样子。所以当时,我在88年还是90年,我在陶艺节上展出一件全手工的,就是很大的一件皮包壶展出来。当时有好多国家的陶艺家,他们也搞不清这个东西是怎么表现出来的。

主持人:非常的惊讶哈?

周定芳:太惊讶了,然后我们厂长说,如果你们不相信,我当众砸给你们看。

主持人:哦,别人都以为这是皮做的。

周定芳:对,因为有时候放在橱柜里面,你碰不到嘛,你看看又像是用真的皮做的,怎么也想象不出这是用紫砂做的,就是这样子。

主持人:以假乱真的感觉了啊。

周定芳:所以后来确实就有好多人跟着模仿这种做法。

主持人:但是模仿的像嘛?好像您的皮包壶,被很多人冠名“定芳皮包壶”。就是您的名字都被冠名上去了。

周定芳:这个因为当时台湾市场啊,非常非常受欢迎。因为它又有创新的感觉,以前人家从来没有看到过,也不知道用紫砂这样去表现,它又可看,又可用,特别新奇。

主持人:最最奇怪的,最最精妙的就是针线,针脚。

周定芳:对,对,这个针脚它也可以用一色的也可以用彩色的。

主持人:后来您把皮包壶的感觉用到了僧帽壶传统壶的创作上面,您的僧帽壶就像皮质的一样非常的好玩。

周定芳:对,传统僧帽是非常优秀的经典作品,然后我在想象,这么一件经典的作品上面,我要用上我自己的语言,冠以它新的感觉视觉。所以我就去尝试了一下,用皮质的感觉来做传统的僧帽壶,就是这个样子。而且做出来效果的确不错,几件作品后来被选到去法国参展。
主持人:当时应该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吧?

周定芳:对,外国人看了也是无法想象,叹为观止。

主持人:怎么会把泥质的材料做成光质的感觉。

周定芳:对,因为和传统的造型一样,已经非常经典了,然后再用我自己的皮质语言用上去,感觉就更不一样了。

主持人:所以有人会说,紫砂会说话,我觉得紫砂会说话最主要的是创作者给予它的生命的语言。所以我觉得周老师的皮包壶有非常独特的意义在里面,而且是真正体现了新陶艺的风格。

周定芳:皮包壶和竹子壶这两种都是我比较具有代表性的作品风格,就是在国外好多博物馆都有收藏,竹报平安在我们中国中南海紫光阁,中国美术馆都有收藏。

主持人:应该说也是在国外的话,让国外的人真正的感受到中国传统之外的一种感觉。周老师,在这一点上是做的非常的到位哈。

周定芳:其实在我的新紫砂茶壶当中,它包含的素材是比较广的,太多太多了。因为我的创作素材是来自于我们生活,来自于我们大自然,所以在我的作品当中,我是到大自然当中去采集我的素材,然后作为我的作品造型,就包括残垣断壁,茅屋破缸,竹木山石,花鸟鱼虫等等,这些都是我创作的素材。因为大自然能激发我的灵感,它有旺盛的生命力,它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

主持人:是的,那其实说到您的几个转折期,刚刚也说到了,您用独特的紫砂语言像国外朋友展示独特的魅力,所以您的紫砂壶在国外受到很大的欢迎。从此您进入了重要的第三个时期,您到国外进行了很多次的交流,由此国外的一些艺术灵感也激发了您的创作,那从新紫砂陶艺您又跨入了现代陶艺的这种领域。那您认为新紫砂陶艺和现代陶艺有什么区别嘛?

周定芳:因为从1995年,第一次被邀请去英国,去参加一个世界性的陶艺大会,去表演我的竹报平安,这也是我第一次到欧美地区,而且在场的观众啊,有成千上万,太多太多人了。就在这么大的一个场合里,你用紫砂泥来表演自己创作的作品。所以这一次的经历给我的印象太深太深了,太好太好了。所以,这一次亲身跟外国人有了一次接触,第一次真正陶艺上的交流。就是我跟国外陶艺家有个直接的近距离的接触,那我从那时候才真正知道,什么叫现代陶艺,其实现代陶艺它的概念是什么呢,是突破传统的一个形式,不讲究任何的使用功能,然后艺术家在和材料,制作过程当中,你随性的自由自在的发挥,任何你的情绪,表现激动的也好,高兴也好,愤怒也好,反正就是表现你的内心世界,就是非常随性率性的表达。

主持人:我觉得跟您的性格也挺像的。

周定芳:对,这样才真正懂得,这个就叫现代陶艺。所以从这次国外交流回来之后,我就等于在脑子里慢慢有了雏形,以后在我的作品当中也慢慢的参与,慢慢的创作一些所谓刚刚感觉到的现代陶艺作品。那后来,99年2000年,被多次邀请到美国,瑞士,荷兰等等好多国家,去跟陶艺家更多的接触与交流,在这些交流当中就更加深了我对现代陶艺的理解,所以其中有一个美国的著名陶艺家,她跟我也是比较有缘吧,她跟宜兴也是比较有缘,因为他很早就到宜兴来,很向往宜兴这个地方,她知道宜兴茶壶,因为宜兴茶壶在世界上独一无二非常有名,92年她跟阿亮到我工作室看我作品,那时候我就做的竹子壶啊皮包壶这些,他们看的好仔细,一件件拿在手上,看的非常仔细,他们也不知道紫砂能够这样去表现。后来阿亮在美国,就做这一类用木头,木头上钉子,那个我早在90年,他们来参观的时候,我早就这样表现过了,就是等于用一捆烂木头,用钉子钉起来的一个茶壶的造型,他就看的特别仔细,后来他就做了好多好多,迷惑眼睛,等于就是特别特别逼真的,你看不出到底是木头还是泥巴,所以阿亮后来在美国非常非常出名。

主持人:他是受到您的影响?

周定芳:我想可能有这个因素在里面,因为那时候阿亮在台湾,他也只是做一些比较传统的器皿,他用手拉胚做的。

主持人:其实说到您的现代陶艺的话,不得不提到您的作品舞者,其实我觉得那天我到您家里去看了一下,我觉得您家里有很多跳舞的竹子,这些竹子真的是有生命的啊,他们会有手,有身段,舞者的创作应该对于您来说,也是有小小的故事啊,非常有趣。但是说到有趣也不太贴切,应该是您创作时的一个状态。因为您常年累月在创作,可能会,您的身体会有些影响。

周定芳:对,关于舞者,它的来历,其实源于我常年累月做茶壶,得了严重的职业病,腰间盘突出症,因为得了这个病,一开始自己还不太清楚,这是个什么病,当时还不懂,读都读不清。

主持人:感觉好像不可思议啊。

周定芳:因为我当时还年轻啊,三十出头,我说我怎么会得那个病呢,而且医生说要开刀啊什么的,把我吓坏了。

主持人:那当时您是怎么来转换这种不力条件的呢?

周定芳:因为这个病折磨我真是苦不堪言,我坐也不能坐,站也不能站,睡也睡不好,太长一段时间,腰痛的病一直折磨着我,到后来没办法了,我说这个病没办法了,因为它没办法吃药打针啊,我去医院做推拿,牵引啊,什么方法都试过了,都无济于事,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只能想到去开刀了。没办法了,所以我痛苦的无法形容。到现在,都怕去回忆那段记忆。

主持人:那后来怎么会有转机的呢?

周定芳:后来因为有好多人建议我去公园锻炼嘛,去慢走,主要这个腰部要倒退走。所以我就去坚持了一段时间,但是还不行,后来我看到公园里有很多人在跳舞啊,我一看跳舞的步伐正好是倒退着走,它等于忽然给了我个灵感,我为什么不去试试这个跳舞呢,我想我还年轻,我可以去尝试一下,说不定,我能把腰痛的病跳好。所以这样子就开始尝试去跳舞,也是经过好多年,不是跳一天几个月一年就能好,也不行,跳真是很长的一个时间。到后来,不知道哪一年哪一月,好的我也不清楚了,我都无法想象,因为你想,我当时腰痛病太重了,真的是太重了,我实在是忍受不了。后来跳跳舞,不知不觉就好了,这个给我创作的力量太大了,所以我想,我要做一个东西,来抒发我激动的感受。所以脑子里突然来了灵感,所以我做了好几组舞者系列。

主持人:您的舞者都有几个特征啊,都是一个手插着腰,一个手挥舞着,然后扭动着身躯,好像有点欢迎你的感觉。

周定芳:有一种载歌载舞,想高歌,想抒发的感觉。

主持人:那为什么把舞动的舞者的素材还是定格在竹子上面呢?

周定芳:因为竹子是我的语言嘛,别人一看竹子,就等于我的风格嘛。

主持人:所以您定格竹子在您的素材当中。

周定芳:对,是这样的。我的一组舞者在2000年,参加了瑞士丹麦美国世界巡回展,其中有一件作品也被选为法国杂志的封面,也是非常不容易的。

主持人:所以,可以用一句中国的古语,叫做否极泰来,不仅身体好了,给你的创作还带来了更多的灵感,所以这个舞者真的是代表一种生机,对生命的渴望。今天我们聊的东西有很多啊,周老师的作品也是有很丰富。

周定芳:对,就是刚刚我那个跟国外陶艺家那个话题还没说完,可能时间来不及了吧,来不及那就算了。

主持人:对啊,时间就是这样默默的过去了,我们周老师还是意犹未尽的,我们下次有时间的话还可以继续再聊一聊。但是我想我们听众朋友听完这个节目之后,对于您的印象就是非常细腻的一个女性,因为您的创作都是来源于你对生活一种细微的捕捉,但是我觉得在您的这本书籍当中,有一篇文章“我的茶壶,我的爱”,里面有一段文字就是写的您创作时的艰辛,是吗?

周定芳:确实是。

主持人:就是借按眠药,也是无济于事的,但是你还是有多少次的伤心,多少次的掉泪,你还是继续你的创作。

周定芳:对,所以在我二十多年的创作当中,真是太多太多的欢乐太多太多的痛苦都交织在一起,与泥为伍,既有心酸又有欢乐。

主持人:对,痛并快乐着。

周定芳:对,就是这样子的。

主持人:其实我们周老师还喜欢写写字,平时没事的时候跳跳舞,所以说生活也是非常的充实啊,真的希望您的创作能够如您的作品一样,有更多的生机更多的亮点出现。

周定芳:写写字呢能够修身养性,更加把我的作品创作好,跳跳舞呢是为了身体好,也是为了能够继续创作出好的作品。

主持人:今天时间真的是非常有限,那希望有机会可以和周老师继续交流。

周定芳:我也希望如此,我今天感觉有些辞不达意。

主持人:没有,没有,聊的很尽兴。再次感谢周定芳老师,做客我们的节目。

周定芳:谢谢主持人,谢谢听众朋友。

 

169
[上一篇]我拿商品养作品 [下一篇]紫砂就是文人的游戏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广告服务 | 意见反馈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 版权说明 | 招贤纳士 | 友情连接 |
艺术总监:杨志 技术支持: 流水设计
2004-2010 新陶网 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西安含光路南段100号西安美术学院教务处 邮编:710065业务电话:(0)13572186216联系邮箱:xiketaoyi@yahoo.com.cn
Copyright@http://www.newtaoy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6043009号 核心程序: PHP168